金石故音

热衷小甜饼
——
敲打金石发出的声音构成一幅故乡的画

 

【双枪|Day30】来养一只5cm的迪卢木多吧!【架空】

1.

闹钟响起。

库丘林醒来。

库丘林正准备把闹钟击毙。

库丘林的手经过爱人的位置。

库丘林感觉到枕头旁的突起。

库丘林彻底醒来。

【吓!】

2.

距离库丘林发现昨夜还在相拥而眠的恋人突然变小还有两天。

【早上好,前辈。】

【早上好,迪尔。】

库丘林如常的和在厨房忙碌的迪卢木多打招呼,交换一个甜腻的吻后,坐在餐桌边上,拿起手机开始阅读今天的新闻。

【发生了什么?】

迪卢木多把做好的早餐分开放入袋中,库丘林接过自己的那一份,道:

【这几天发生的人口失踪案还没解决,其他的倒也没什么。】

【人口失踪案……】

在进入办公室之前,迪卢木多还在想着这件事。接下这案子的奥斯卡曾和他透露过,案子目前的进展非常小,失踪的人性别、年龄不定,除了发现失踪的时间基本都是早晨以外,还没有发现任何相同点。

【马上就到圣诞节了,竟然出了这种事情,可真让人头疼。】

想着后辈当时嘀咕的样子,眼神一暗。

如果不是因为上次的事情和上司闹僵而被调离——

【算了,相信奥斯卡他们应该没问题的吧...实在不行再去找奥斯卡要一份材料好了。】

笑着摩挲着指尖,迪卢木多开始今天的工作。

3.

新开张的步行街就在两人的小区附近,下班后的库丘林提着两大袋圣诞礼物从商店走出,手里还有一小盒店员赠送的礼品。

【先生可以把这个送给喜欢的人哦。】

服务员从桌下拿出礼品,笑道。

由于袋子太满装不下,库丘林便把东西放入口袋,哼着曲子往家走去。

临近圣诞,步行街虽是新开的,人却不少。前方传来喧闹声,库丘林感觉被什么人撞了一下,还没等他叫住那人,又有一人挤了过来。

【哎哎,不好意思让一让!】

金色头发的少女显示出与体型不符合的速度,很快的跑出视线。

什么人啊?!要是平时,库丘林一定会追上去看看,但现在,拎着两大袋东西,他也只能摇摇头,继续前行。

他很快将这件事情抛在脑后。

他也并没有发现,口袋中的小盒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盖子。

4.

【我回来了!——迪尔?】

这可不像平常啊,库丘林皱眉。在玄关处把东西放下后,库丘林走到客厅。

跳闸了?

库丘林按下总开关,打开灯。

【前辈?】

库丘林回头,迪卢木多就站在客厅门口。相处两年了,库丘林早已习惯迪卢木多的脚步声,倒也没被吓着。

【迪尔,怎么刚刚没声音?】

【啊,我回来后去房间整理资料了,后来有点困就睡了一会。客厅灯?我记得我开了的?不过醒来后我房间灯也是关的,可能是跳闸了。】

看着迪卢木多犹有些困倦的,却还是一本正经的解释着的模样,库丘林揉揉他的头发,笑眯眯的说:

【不管这些了,晚饭的话我们去后院烧烤好了。】

【好。】

【想吃什么?鸡肉还是猪肉?】

【将蜜酱撒上就好了前辈。】

【我不会忘的。】

5.

清晨的阳光总是美好的,尤其是当你醒来,看到爱人的侧颜。

他会先睁开眼,眼睛里是刚睡醒的迷蒙,对你像撒娇一般的说一声早安。

他会很快清醒,但仍像大猫一样的蹭在被窝中,任由你的手点上他眼角的泪痣。

他会……

库丘林抱着被子难得忧郁的想着。

床上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彼此,在最初的惊讶过后,库丘林先是把枕头上的团子提了起来,放在面前。

【迪尔?】

【是我,前辈。】

…………又是一片寂静。

库丘林捂着脸倒在床上,右手没忘记把迪尔提溜到旁边。

他会在彼此的清晨,在两人的互相帮助下,蜜色的眼变得湿润,口中喃喃你的名字。

日常福利没了啊,库丘林感叹道。

【所以前辈你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件事吗?】

耳边传来一道有点无奈的声音,因为变小似乎变得更加软糯了些。

库丘林意识到承认的话似乎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他笑着打了个哈哈。

【没有没有,迪尔,我在想你变小也挺可爱的嘛!】

糟!

库丘林眯起眼,准备好聆听爱人的说教时间。

团子钻回了被窝。

耳朵红了。

6.

楼下的面包店老板一脸黑线的看着一开店就霸占了最好的包间的蓝发家伙,转身接过做好的咖啡,端着托盘去应付今天的第一单生意。

一定会被续杯到天黑的!费迪尔边打开包间门边想。

【你的咖啡。】

费迪亚把一份美式咖啡放在桌上,有些疑惑的望向库丘林。

【竟然能在星期六的这个点见到你,不和你家迪卢木多腻在一起吗?】

库丘林道谢后有些迟疑的笑道。

【迪尔,哈哈他今天有点事。】

费迪亚盯了一下他,满脸我才不相信的被【快走快走】的眼神退出了包间。

【哎,小心。】

库丘林提了一下正从他口袋往外望的迪尔,以免他掉了下去。

啊,手感意料之中的好呢!

库丘林这么想着,看着迪尔从他手上挣脱开跳到桌上,有些可惜的目光看的迪尔有些发麻。

7.

【前辈,谈事情的话在家也可以的。】

【哎,可是迪尔很久没和我一起出来,明明以前每个周末都一起出来钓鱼之类的。】

库丘林转动着小勺,表情有些落寞。迪卢木多心底一紧,可还没待他出声库丘林便话锋一转。

【不过呢,在家也是不错的,至少可以~——唔小心!】

明显已经忘了自己已经缩水的迪卢木多想要跳起来捂住恋人的嘴,在落到库丘林手中的时候已是满脸通红。

【前辈!】

似乎调戏的有些过头了,举起单手象征性的表示投降,库丘林道。

【哎哎,这边包间隔音效果还是不错的。】

这解释还不如没有呢,库丘林前辈。

迪卢木多叹口气,对恋人偶尔的调戏有些无奈。

8.

圣诞节前,阳光明媚,街上人来人往,偶尔有三两人停留在他们这扇玻璃外,进来或离开。玻璃是单面的,这一点到不用担心什么。

迪卢木多喝了一点恋人递来的咖啡,转头去看研究了一半的资料(页面已经被贴心的缩放到他可以顺利阅读的比例)

他皱眉的看向这几天的案发的曲面图,峰状随着时间不断的变陡急剧攀升。随着圣诞节的到来,失踪案发生的越来越频繁,为了不引起恐慌,公安部目前可以说是忙得焦头烂额。

其实失踪人口的数量并不算多,怪就怪在毫无线索这一点上,迪卢木多停下浏览。

警方对家属们的调查也在这张资料上,他看着,可是总是觉得有什么遗漏了。

是什么呢?

也许也只有亲自去一趟,有些东西才能被发现。

9.

库丘林边喝咖啡边半睁着一只眼看向已经沉默了许久的迪卢木多。

身上的衣服是从本来买给邻居家孩子的娃娃身上拆的,万幸的是虽然衣服设计的有些夸张,但总算还是给男孩子穿的。

其实也有女孩子的……

库丘林在迪卢木多埋在盒子里换衣服的时候不停瞥向旁边的另一个盒子。

哦,不行,不能这样,迪尔一定会家暴的。

库丘林扼腕叹息。

衣摆拖沓,迪卢木多便将这件晚礼服剪成了一件短袍,穿在身上倒也不难看,反而因为穿戴者本身的颜值使得他活像刚从时装周走下的模特。

如果忽略身高的话。

从盒子里钻出来的迪卢木多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有些不习惯的理了一下仍然有些繁复的衣服,看向库丘林。

【前辈?】

系统提示:

您的好友,【库丘林】已受到暴击,Hp降至百分之十,请立刻开展治疗。

(需要亲亲抱抱才能救治)


10.

【真的不需要先找到办法恢复原样吗?】

迪卢木多站在某人的手上拍拍后辈的脑袋,安慰似的笑道。

【我想,在那之前,我们可以搞清楚我变小到底是不是个例。】

时间很快过去,两人在店主“依依不舍”的注视下离开了咖啡店,前往第一个目标地点。

【明明晚上有目击者证明受害者回家,却在早晨消失不见,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

【如果不是的话……】

迪卢木多靠在帽子里,语气有些沉重。

【啊啊,总会有解决办法的。】

库丘林伸了个懒腰,笑道。

努力抓着帽子以免掉出去的迪卢木多也笑了一下。

【没错——前辈,这算是安慰吗?】

【你说是就是吧。】

库丘林揉了揉鼻子,前行的脚步加快了些许。

【第一个是谁来着……】

声音随着走远的身影消失,留下的,是一片阳光。

11.

【前几天你们警察不是来过了吗?我知道的也都说了,那天早苗回来后跟往常一样,和我打完招呼后就进家门了。】

邻居掏出钥匙开门,放两位据说是“二次采证”的警察进来。

警察证加脸的效果。

【您当时说您在给花园锄草,那么您有注意到早苗她有带什么回来吗?】

【带什么?好像,除了她的书包也就没别的了。早苗她是个好孩子啊,平常读书也很用功,周末有空就来帮我整理花园……】

迪卢木多认真的听着,没有打断妇人的话语。他的神情让邻居更加放松,于是便像打开了话匣子一般开始谈起了日常。

【…平常也都是一个人住,家人也都不怎么着家,整天到处飞的。哎你是不知道,前段时间她呃……】

【嗯?】

【哎,前段时间早苗一直闷闷不乐的,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说,你们来的时候啊,我还担心她是不是…谁知道……】

迪卢木多上前安慰她,邻居抹去眼泪道谢。

【田下小姐会回来的,请放心。】

眼看着也问不出什么后,两人便同邻居告辞了。

12.

【他刚交了女朋友,前几天还特别兴奋的和我们这群单身狗炫耀来着。】

【没有吧,不过这两天是挺神秘兮兮的,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她?有和我说这两天和男朋友闹别扭了,想给他个惊喜。】

…………

两人面面相觑。

【这么想来,田下小姐她——】

【也应该是因为情感问题。】

【也交了男朋友。】

两人同时说道。

13.

【我们去问他们了的交往对象,可是无一例外都是回答不知道,不清楚。】

【好的,辛苦你了。】

【没有的,前辈,安格斯先生上次来警局的时候提到你了,我和他说你在休假。】

【那就好。】

迪卢木多点头给后辈的机智点了个赞。

迟疑。

【可是…前辈,安格斯先生好像有直接去看你的打算。】

【…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后迪卢木多埋在了库丘林的身上,库丘林用手指小心的拨弄着他的头发。

【库丘林……】

【嗯?】

【我不想让父亲知道……】

养父知道的话,一定会在担忧之后好好的算这一笔账的。

想想上一次受伤后养父微笑着给予的“惩罚”,想想自己在搬出去后做出的可以写一整本的关于人身安全的承诺,再想想现在这情况……

迪卢木多两眼发黑,生无可恋的在恋人腿上翻了个身。

【其实这不算受伤的吧,库丘林。】

【我觉得父亲大人会找我详谈的。】

希望的泡泡,啪叽一声碎了。

【我想我们还是先准备一下吧,迪尔,你的短信。】

库丘林一边读着岳父大人的话一边拍了拍小人的背。

【……前辈,我会觉得你在幸灾乐祸的!】

14.

两个乖宝宝团团坐在榻上。

迪卢木多跪坐在库丘林腿上的垫子上,咕噜一声咽了口口水。

库丘林摸摸他表示安慰。

——辣眼睛。

养父大人扭过头去,看了看窗外养眼睛。

一片寂静。

【卢格之子。】

迪卢木多猛地抬头,一双萌化后的大眼睛紧张的眨也不眨地看向安格斯。

系统提醒:

你正在叠加毁天灭地buff,请提醒敌我双方及时做好准备,该攻击不分敌我,该攻击不分敌我。

(该buff简称卖萌)

15.

【这种法术很好解,不过迪尔,它需要你自己去找方法。】

还没从“养父大人会法术”这一点转过弯来,迪卢木多又被后一句砸的晕乎乎的。

安格斯留下一张纸和一个莫测的微笑便走了,走之前还不忘好好揉了揉变小的养子,悄声道。

【安心等待与主动前进,我的孩子,两者并不矛盾。】

纸上是一颗树。

16.

于是两人面对面坐着到了第二天黎明。

17.

开玩笑的,其实只坐到了傍晚。

变小后的身体格外的遵守时间,一到晚上就开始点头的团子在即将倒在垫子上之前被库丘林接了过来。

闭着眼睛自动寻找到温暖的位置蹭了蹭,迪卢木多陷入梦乡。

库丘林纠结的看了看脖子以下不可描述的地方,认命的一手托着迪卢木多,一手往下伸去。

18.

库丘林淡定的抽出纸擦了擦。

正中垃圾桶中心。

Bingo!

19.

说起来早睡,似乎从那一天起,库丘林皱眉,那一天……

(啊,我回来后就去房间整理资料了,后来有点困就睡了一会)

格外困倦的迪尔。

(客厅灯?我记得我开了的?不过醒来后我房间灯也是关的,可能是跳闸了)

跳闸的电源。

(哎哎,不好意思让一让)

两个撞过来的奇怪的家伙。

(先生可以把这个送给喜欢的人哦)

售货员微笑递过来的礼品。

礼品?

库丘林看向桌子上的小盒子,当时迪尔还和他说这是空的。

隐隐之中有一条线,头尾却还模糊不清。

到底在哪儿呢?

20.

【我说你追够了没有,我都说了,我是无辜的!】

大桥顶端,少年气喘吁吁的停下,无奈的看向对面的少女。

【无辜者便不会见到我就跑。】

【前提是他没被一把剑从头劈到尾!】

【那只是你的替身。】

【替身里的灵魂是我的啊!】

他暴躁的抓了抓头发,绝望的翻了个白眼。

【那你说,我要怎么才能证明自己是无辜的。】

再这么追个三四天,即使对方受不了,他也不行了。

【先把你困住的人类都放出来,我再考虑考虑。】

少女放下对准他的剑,郑重道。

【……除了这个。】

少年小心翼翼的看了一下那把剑,纠结的说。

【那就不必多言,抓住你后,自然能把他们放出来。】

她持剑而上。

21.

平安夜。

【要来颗苹果糖吗?】

【前辈,会被人看到的。】

【那也没什么关系吧,也不会有人注意到的~】

【好……】

于是路人们都看到这一幕,俊美的青年笑着将苹果糖放在手旁喂给团子,偶尔还拿过来自己啃一口。

笑的好宠溺啊!捂心倒下一片无辜的路人。

那个小团子看起来就像真的一样,还会舔糖霜!另一片无辜的路人捂脸倒下。

【嘛,很久都没和迪尔这么逛夜市了,上一次还是迪尔你的生日。】

迪卢木多推了推快到脸上的糖,库丘林会意的吃掉最后一口,将撕好的纸巾递给他擦了擦嘴角。

【前辈。】

【嗯?】

整条街上被彩灯点缀的格外美丽,真正的火树银花,转过这条街,远处的东京塔便依稀可见。【明年的平安夜,也会一起过。】

库丘林揉了揉明明已经害羞的不行却依旧直视他的恋人

【迪尔,是每一年。】

22.

【我保证,我保证!明天你就知道了!别再,哎哟好疼!】

烟囱里传来小声呼痛。

屋顶上的驯鹿踢踢烟囱,不耐烦的打了一个响鼻。

还有下一家呢,再不快一点天都要亮了。

23.

清晨,迪卢木多醒来后看向枕边的人,那人刚刚睁开眼,尚有些迷糊的搂住他,蹭了蹭颈窝。

交缠着一吻后。

【迪尔?】

【库丘林,圣诞节快乐。】

【圣诞节快乐,迪尔。话说你是什么时候变回来的?】

迪卢木多眨眨眼睛。

【这是秘密哟,前辈。】

24.

阳台,纸上的菩提树在阳光的照耀下逐渐变的苍翠。

如果你愿意全心全意的相信我,爱着我,那么我也同样。

25.

【公安今天的电话都被打爆了,不过,幸好名单上所有人都回来了。】

迪卢木多挂了电话后感叹道。

【顺便还促进了一堆情侣今天领证。】

库丘林看着报纸补充道。

【迪尔你今天不上班吗?】

【我请了一天假。】

【哎?】

【我记得前辈这几天的假期还没结束。】

迪卢木多笑着把早餐放入袋中。

【那么,走吧。】

26.

五天前。

迪卢木多在自己的书房中,打开了一个和现在的客厅桌上一样的小盒子。

这个突然出现在书桌上的盒子里是一份叠的相当整齐的问卷:

【你想给你的恋人一个圣诞节惊喜吗?】

迪卢木多一开始只是当作是恋人的小小恶作剧,直到在他填完后,一个少年从烟囱里窜到了客厅。

【我会抹去你这一段记忆,直到你恢复为止。】

少年摇了摇脑袋,笑嘻嘻的说。

【恢复方法呢?】

【嘛,很简单,我看看啊。你的是,一个承诺。】

一个,当你停下脚步,和恋人共度时光时才会发现的,一个承诺。

——————————————

1.菩提树——由于菩提树到了春天会生长得枝繁叶茂,蕴涵着爱的意味,所以在德国和法国的描写爱情的诗歌里经常被歌颂到。菩提树还被当做家庭和城寨的记号。 

2.日本虽然很看重圣诞节,但是圣诞节并不是法定假期。

  12
评论
热度(12)

© 金石故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