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故音

热衷小甜饼
——
敲打金石发出的声音构成一幅故乡的画

 

【6茶】后来他消失了【精神分裂租金梗】

注:遇见之前时间操作,原梗是一个精神分裂病患对脑袋中喋喋不休的声音感到厌烦于是要求再吵就交租金,第二天在桌上发现一大笔钱。会有修改,此梗仅做插入。

像是电视剧犯罪前夜回放那样,大雪纷飞,昏暗的路灯下,穿着黑风衣的男人——我们姑且叫他情报A好了,把一个u盘交给了卡其色大衣的年轻人。

情报A复杂的看了对方一眼,说是年轻人一点也不为过,粉色的头发快要垂到肩膀,围巾覆盖住了大半张脸却仍然能看出稚嫩的感觉。

真的是职业杀手吗?情报A怀疑的想,随即又抑制住自己发散的质疑。

他进这个圈子还不是很久,平常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在自由人的论坛上发布一些交接的任务,底子清白,倒是有不少人愿意将发布任务的事情交给他。当然,仅限一些简单的任务。

这次也一样,不,与往常有一些不一样的是,这次的任务是指定向的。

作为中间人,雇主要求他把这个u盘交给面前这个粉头发的杀手,剩下的事情他就不需要再管了。

他甚至有些怜悯的看了看这个年轻人,应该也是入职不久吧,最近职杀的榜单上也没有出现过这么一个人物。

可惜了,年纪轻轻的,走上这条路。

情报A唏嘘地想,可是这一切都与他无关,每个人走上不同的命运,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他都不需要留意,因为可能今天与他交接过任务的人,明天就出现在某个新闻里的死伤名单里。处理的干净点的,就会像飞烟一样,连哪怕是名字停留在世界的机会也没有了。

“——我要是你就把这个家伙炸了。”

茶丸嘴角抽搐着把自己按在雪地的座椅上,交接人还在眼前的时候,他就几乎要双眼放空了。

这对一个杀手来说是极其不应该的,但是如果是你脑子里有一个24小时不间断身兼闹钟相声演员反社会分子等数职的家伙噼里啪啦不间断的发表自己的感慨的声音的话,你也会感到极其的绝望。

与烦躁。

一切的来由是茶丸某天给自己放了一天假,那段时间公司天天给他排任务,仿佛是个陀螺一般不停的旋转在,窃取机密,杀人,窃取机密,杀人的路线上。

所以那一天的三周前,他就自暴自弃的预约了隔壁城里排名第一的心理医生,想看看是不是最近自己压力太大了。

虽然那个医生看起来不是很靠谱,脸上的笑容让就算是杀手的他也看的有些毛骨悚然的,但是出于某一股奇怪的信任,他也就跟着进门了。

结果钱也交了,开场话也聊了,窗帘也要拉上了,砰的一声,这屋子炸了。

真是足够糟糕的一天,茶丸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把自己从椅子上拽起来往自己的安全屋走去。

那一天的最后,他就记得自己把医生带起来往窗外冲,然后,再次醒来是在附近的一架医院。

护士看他醒来急忙喊来了医生,检查完后就笑着和他说,幸好他们当时在二楼,虽然冲出来的时候被玻璃割出了不少伤口,但总归是没嵌到骨头之类的。

和你一起冲出来的医生,好像被转移出院了,明明还没有醒。

护士有些可惜的抱怨道。

唔,看来工伤是申请不了了,药物带来的困意袭来前,茶丸迷迷糊糊想。

”是啊,你现在就只能躺个三四天然后悲伤的看着自己的任务变成灰色了。“

出现幻觉了?

这是彻底昏过去的茶丸脑子里出现的最后的想法。

————应该会有能够写到这个租金梗和标题的2的tbc分割线————

  14 2
评论(2)
热度(14)

© 金石故音 | Powered by LOFTER